我係敗家仔

December 6, 1988 | 東⽅⽇報

很多初相識的朋友知道我在⼤學唸哲學的時候,通常第⼀個反應都是,什麼是哲學?這個問題我不能回答,因為有很多⼈都以此為主題寫了很多的書,⼀定講得⽐我詳盡。我為什麼揀了這⼀科,包保你⾛遍港九⼤⼩書局都找不到有關的書籍,我就在這作前所未有的⾃我暴露吧。

⼀個⽤爸爸媽媽⾟苦賺回來的錢,拿到加拿⼤去,卻不思進取的去讀⼀科「⼗問九不明」的什麼哲學,准是⼀個典型的中產階級的「敗家仔」無疑!「敗家仔」?我認,但我不是⼀開始讀⼤學便那麼敗家的。相反,頭兩年我揀的科目是舉天下最具上進⼼的商科,是什麼令我後來不惜把⼤好前途荒廢,把我畢業後將會得到的法拉利,半⼭區華廈,名牌女友統統拋諸腦後呢?是加拿⼤那萬⾥無雲清晰明亮的夜空?是那⾦紅⾊的夕陽?抑或是那埋藏在我⼼坎深處的無數問號?都不是。

我只想在那麼多浪漫的理由後⾯,加上⼀個事,在我⼤學讀商科的第⼆年,我的⼀科管理會計學不及格!不單如此,我還記得那教授派成績表之前在⿊板上寫低了全班的分數分配,有三個⼈最低分 —— 六分!我是其中之⼀,天地不仁!我再也不要讀會計,我甚⾄不要⾒任何會計師,我要轉科。

朋友,不要誤會,我深為⾃⼰唸了哲學,感到慶幸,但我恐怕很多⼈⼀⽣的許多決定都很像我。不是因為真正喜歡⼀樣事情⽽去做,⽽是為了逃避另⼀種事情,好玩得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