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即興演出

January 12, 2011 | 經濟日報 | 蹺絕人寰

《黃子華棟篤笑 —— 娛樂圈血肉史2》,開場便是高潮。這個笑話不是講的,因為一句對白也沒有,他的咪沒有聲,場面異常尷尬,引來全場哄堂大笑。

再換咪,仍沒有聲,又為他的難堪擔心,更好笑。

再換一枝咪,依舊沒有聲,只見他不停犯錯,不停搞笑,觀眾高叫「回水」,氣氛推至高潮。

子華話:「邊個話無咪唔可以講笑話,就搞一個開埠以來不用咪的棟篤笑。」全場頓時鴉雀無聲。

黃子華的棟篤笑,搞了一個不用發聲的笑話,突破了他開聲講笑的表演形式,觀眾如斯受落,真是意想不到。

後來,葉潔馨去後台,讚子華度了一個精采的開場。

子華話:「Kitty,當時真係意外,三枝咪都沒聲。」

如果是精心設計,那是好蹺,然而真相是出現了意外場面,逼他即興地腦筋急轉彎,那就是藝高人膽大,舞台下一萬二千個觀眾,給他玩到元神出竅。

每一次為演出度蹺,子華都話:「度到腦爆。」

他的講稿結構精密,過場巧妙,前後呼應,偷換概念,食字、對比、中英文諧音,花樣百出。

論演技,講生活、經濟、時事、人生,共冶一爐,是兩年一度港人最好笑的施政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