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留給自己

MIA 教育 | 壹週刊 | 390

「整個海像要翻轉似的。」做海員的朋友憶述難忘經驗:「巨浪如地震中的高樓大廈四方八面塌下來,避得了合和中心避不了中環廣場。暴風像一頭瘋了的猛獸,無目的地噬咬,撕裂。天空雲浪海洋忽然之間凝成一團,忽然之間又會支離破碎……」朋友說到這裡,臉上流露出敬畏的神情。

我權威地幫他總結:「大自然的力量,是無可比擬的。在大自然面前,人能不渺小?」

「但是我們那艘排水量八十萬噸的海上巨無霸,恍入無人之境。任它浪更高風更大,我們仍是以自己的節奏緩緩前進,平穩過渡。人類的科技真是偉大。人類實在太偉大了!」原來他的敬畏是為人類而流露的,吹脹。

換了以前,一定跟他死過:「人偉大過天?天放你一條生路,你竟然不知好歹忘恩負義?看你下次出海還可不可以回來!」

以前,我認為是對的,無論用什麼方法,引經據典,人身攻擊,笑話髒話,也要逼對方接受。因為自覺真理在我,跟我爭辯,即是唔俾面真理。如果我不當面駁斥你,唯一的理由,是你大隻。

原來,愈以為接近真理的人,離真理也愈遠。耶穌認為自己就是真理,因此被人釘了上十字架。但耶穌不介意,因為他到時到候會復活。一般人牙斬斬以為自己是耶穌,不用別人釘十字架,只要不為人所認同接受,便很容易感到曲高和寡伯樂死晒絃斷有誰聽。跟就會把自己關起來每日看八隻影碟,最後又因不同意影碟內容而激至血管爆裂暴斃當場。死前最後一句話是:「知己何在?」臨終前還那麼渴望得到知己,無非是想從「知己」的口中聽到自己的心思。知己知己,聽清楚其實是「自己」。死前還是想自己念自己叫自己,下世輪迴,恐怕也是食自己。

事實上,除了魏京生王丹這些道德巨人須要時刻保持自我之外,一般人為了心理健康,應該把自我的既成觀念當作身份證,知道身上帶便行,不用整天拿出來招搖炫耀。

真理是,世上有多少人,便有多少真理。要勉強別人的真理和你的真理合併,除非詹培忠可以和張小嫻合併,蔡瀾可以說服林燕妮食豬油撈飯,猶太人願意與希特拉交換使用煤氣心得。

同學們,一樣米養百樣人,每天只懂低頭望自己那碗,不懂欣賞百樣人生天大地大,那是糟蹋白米。

同吃飯各自修行的最高境界,是同吃飯偷窺別人修行。這樣吃,保證你胃口大增消化暢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