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科目:去吧人生

MIA 教育 | 壹週刊 | 389

那一個夜晚,與三個同學在宿舍裡談天說地。還開始了沒幾分鐘,便有人說:不去的是衰仔!跟另一個把挑戰再升一級:要去明天便去!一時之間,去去去,不去是契弟,一早便去。天未亮就出發,縮沙冇仔生諸如此類的壯膽口號,此起彼落,豪情蓋天。

第二天,在百分百裝備不足的情況之下,我們一行四人,半信半疑地走上了灰狗巴士,幸運地到達洛磯山脈邊緣,展開了為期四天的白痴遠足。

請留意:是為期四天,不是預期四天。事實上,我們抱難得瀟灑的態度,根本就沒有預什麼限期。楚留香出門,難道還要早機去晚機返過時補水不成?總之有感覺,磁場對,呀呀呀,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

我們四件楚留香,很快便為瀟灑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既然決定行程限期,糧草當然需要特別豐足。四個人,荒山野嶺,帶二百磅食物不過分吧。

不過分,如果有書僮提供的話。

過分的是,不知是為了減輕背包裡食物的重量,還是運動量大。到了第二天,我們已隱隱發覺將會糧草不繼,開始用各種手段騙取對方的食物。

問題陸續出現。

原來白飯魚布鞋是不適用於如此艱巨的遠足的。問人借來的爬山靴也不要太自信,尤其是當你沒有「阿黃阿花」把脫下的鞋貼回去的時候。動物原來是很靜的。你才回一回頭,便有一頭大鹿無聲無息地站在你的後面,如果那不是鹿,是大灰熊,怎辦?裝死會否被灰熊恥笑?

洛磯山脈最有名的峰原來叫做「行到喊」峰。不是講笑,男人老狗,愛好球類運動,當你面前就哭出來:行唔到呀嗚嗚唔好留低我嗚嗚。一切實際問題已夠要命,還要加上有些死仔包不生性,愛在別人如廁時偷拍艷照,終於弄到風聲鶴唳,大家幾天不敢拉矢,如果當年紅軍萬里長征有此等偷拍之徒,恐怕國史也要改寫。

另外更有一些同伴如小弟,看下山小徑蜿蜒,會不顧一切飛沙走石連翻帶滾直撲下山。無事便令人虛驚,有事則累人累物,實在是旅遊必選之惡徒……

總括來說,這個旅程,起於衝動,窮於裝備,沿途可謂危機四伏烏龍百出,要評分必屬肥佬之流。但是若果可以給我再來一次,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即使是一個六合彩二獎也在所不惜。

同學們,能去便不要猶疑,不用計算那麼多。去去去,不去正契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