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科目:宗教

MIA 教育 | 壹週刊 | 388

名師不說屁話。同學們,聽真了,你們最重要的科目,不是中英數理化電腦,是 —— 宗教。

當然,這宗教所指的不是你們學校教的那種,黃Sir要講的,是香港的宗教。

人們都說香港是一個信仰自由的地方,屁話!香港是有她特定、不可違抗的宗教的,而祂的聖名就是金錢。

不信耶穌,可能不可以移民天堂。

不信金錢,在香港遲早被遞解出境。

所謂黃連苦,貧窮更苦。兩餐不飽,無處容身,那種苦況,普天之下,莫不視為不幸。

可是在香港,貧窮不是不幸,而是棄善從惡,自甘墮落。一言蔽之,即是一種罪惡。這話怎說呢?

須知道,香港是一個寶福之地。天災人禍,少之又少。相比大陸,福分之優勝,ICAC也想調查一下。想當年同胞每天在大陸膜拜毛氏伉儷,我們香港這邊卻在大量製造周啟邦伉儷。同胞在地震洪水中呼天搶地之時,我們這裡卻有新馬仔關德興歌聲中神鞭賑災解困。總之殖民地有多少風流,我們便有多少快活。

我們什麼都有,除了貧窮的藉口。

現今香港回歸祖國,在偉大的紅籌領航下,更是全港師奶一片紅,歡欣處處。在如此光輝的歲月,若然還有人不知自愛,輕視金錢,自取其貧,實是人格破產之香港敗類。

對不起,黃Sir自知語氣是重了。

但黃Sir知道同學是了解的。而事實上,香港是美麗的地方,就是窮人們都了解,窮人都知罪。

我窮,我怨誰呢?

只怪自己從來不用心向聖人學習。

在香港,誰是聖人呢?葉錫恩?李柱銘?司徒華?差得遠呢。翻開報紙的財經版吧。對了,就是我們尊貴的聖李兆基、聖李嘉誠他們……(有女學生特別要求不要數漏聖安德尊,可見金錢的感化力。)

就是這些聖人,照亮了香港的夜空,鼓勵每個單純的股民和炒家,懷童真,往更高的樓價和指數邁去。

同學們,不要再猶疑了。cos是什麼你不用明白,但股票的PE的作用卻不可不知。長江三峽流到何時不用理會,但聽濤雅苑的無敵海景可以維持多久一定要清楚。退一步,九八年立法會選舉誰屬哪一個陣營不重要,最要緊是弄清楚哪一隻馬來自哪一個馬房。

最後,同學們,要選職業,請緊記,教師醫師工程師則師乜師物師,都不如上市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