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 教育 | 壹週刊 | 392

寫此文章,正是股市狂瀉三日,紅藍散仔二三四五六線股票齊齊急墮之時。與一眾朋友互通電話,互相慰問一番之後,屈指一算,是時候談談天地之間最永恆的命題——輸。

佛說四苦,生老病死。另外又加四苦,其中有所謂求不得苦——求贏而不得,是輸,輸是苦,輸股票是苦,輸「孖剪」,剪完再剪,更是苦上加苦。但無論輸有多苦,有求便有輸,除非生而成佛,無欲無求,否則的話,請自敲一棒緊記:人間正道就是輸。

人生世上,輸是必然。輸的必然性,與死亡一樣堅定,輸與死亡的分別是:死亡,就是死亡,完了,沒了,什麼都不用講,也不能講。輸,卻只是一個開始,一連串的悔咎憎恨無奈複雜莫名的感覺的開始。你可以繼續吃飯睡覺甚至做愛,但「輸」始終會像天空的一片烏雲,討厭地投影在你的波心。只要你略為空閒,那全套「大應百科全輸」的挫折感又會鋪天蓋地的把你全個包圍起來。令你更憤恨的是,為什麼只要輸一出現,以前所有贏過的感覺都會變得微不足道?

是的。輸的感覺是很強的。我的建議是,好好地去品嘗它。如何品嘗?請參考絕不外傳的大清澈臥床舔苦秘法:

首先,找一個房間,自己沒有,問朋友借,朋友自己也正在舔苦,便租公寓,但切記,不要帶安眠藥或任何召妓指南,你不是進去睡覺不是自殺更加不是借心情不佳偷食一次。進了房間,不用焚香,只須把燈光弄暗些少,然後躺在床上。能脫光衣服又不起雜念的話便脫光衣服。

一切準備就緒,請——往——苦——處——想。

不要留情,不要安慰自己,不要怕誇大。拿輸股票來做例:你輸了過去三年辛苦儲起的錢,「孖剪」還要剪掉未來兩年的收入。一次股災奪走了你一生之內寶貴的五年。啊,積蓄輸掉也罷,但你怎樣面對未來兩年都要為了一個錯誤而白活呢?你犯的錯誤是如此的白痴,你信了一個在廁所碰到的朋友的貼士。他一邊小便一邊醒你,叫你身,你什麼都不知只記得一個號碼,而因為那號碼與你打尿震的次數相同,你便說服自己是天神報喜,傾紅簿仔而出,你原本計劃的歐洲之行沒有了,陪你去歐洲的女伴幸好還會留下,但一定會比以前容易離去。老父家的裝修沒有了,妹妹的進修費也沒有了。辛辛苦苦賺回來的安逸,一下子都沒有了。由明天開始,又要重新過算前算後,月中盼月頭的生活……

想得夠苦沒有?哭了沒有?叫過沒有?都有的話,可以摸摸自己的身體了,四肢還健全吧。盡管輸得有多慘你還好好的保存了四肢和一個比以前聰明的腦袋。是的,你還是好好的,可以出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