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是我生活的態度

2012 | 名人家居 | 019

對話黃子華 棟篤笑之王

以鬼馬幽默見長的黃子華,其實遠不止搞笑這麼簡單。憑《男親女愛》、《棟篤神探》、《絕代商驕》屢創收視佳績,堪稱TVB福將;自創港式單人脫口秀「棟篤笑」,在香港歷經二十年長盛不衰,近年來更是紅遍華人粵語地區,成為當仁不讓的「棟篤之王」。無論對人還是對事,這位公認的才子總有自己獨到的見解,談及目前最渴望的生活,他笑答:「希望可以過得再慢一點」。

走近黃子華
二十年前,懷揣演員夢的黃子華從加拿大回到香港,卻屢受挫折,鬱鬱不得志。心灰意冷之際,他將自己在娛樂圈的種種遭遇創作成一場棟篤笑演出:《娛樂圈血肉史》,打算退出娛樂圈,卻不料歪打正着,這場表演大受歡迎,他也因此重拾再戰娛樂圈的信心。回溯二十年沉浮,他拍過戲,組過樂隊,演過舞台劇,自言最難以割捨的,還是棟篤笑。未看過黃子華棟篤笑的人,很難理解這樣的表演形式何以有如此大的魅力:沒有炫目的特效或者華麗的伴舞,僅憑一個人滔滔不絕地講上兩三個小時,就能逗得觀眾笑得前仰後合,大呼過癮。這樣的「笑功」,着實了得。更難得的是,笑話背後,是黃子華對人生、對社會一針見血的獨到見解,犀利又不失幽默,通俗又不乏深度,令人笑過之餘又若有所思,堪稱現代人的絕佳心靈大餐。

每次黃子華開秀都會引發一輪搶票熱潮。新作《洗燥》在香港紅館演出十場,場場爆滿。巡演澳門、美國三藩市等地也是大獲好評。明年1月,《洗燥》將會登陸廣東,原定只在廣州演出1月1日和2日兩場,孰料一開票便宣告售罄,主辦方不得不宣佈加開1月3日一場,此外還於1月12日在中山,1月18日在佛山各加開一場,以回饋觀眾對這位棟篤笑之王的喜愛。

interview_2012_pchouse_001

問答黃子華
舞台下的黃子華隨和而誠懇,毫無半點架子,面對提問反應很快,急智中又不失幽默本色。談及新作《洗燥》,他坦言焦躁是現代人的通病,自己也不例外,唯有通過幫別人洗燥而開解自己。被贊越來越受歡迎,他卻嫌這樣的生活太過於抛頭露面,希望能過得再慢一點,再封閉一點。

「我是一個推崇慢生活的人。」
為什麼不開微博,是刻意與熱鬧的網路保持距離嗎?超過10萬人在Facebook上關注黃子華,他卻鮮少在上面發言,時下流行的微博也難見他的蹤影,問及原因,原來是嫌這樣的生活方式太「快」,他說自己贊成慢生活,因為過快的節奏,會錯失感受生活的機會。

「我一直都想拍一個短片,不為什麼原因,只是想拍。」
為什麼會特別在《洗燥》開場和中段休息時,播放一段自編自導自演的短片《旋風腿》?黃子華說拍這部片並非出自什麼商業的動機,只是一個「想」字。拍完之後,他發現和《洗燥》的主題挺吻合的,便決定放在本次棟篤笑中和觀眾分享,值得一提的是,該短片還找來了影帝劉青雲和視帝黎耀祥客串演出,黃子華的此番隨興之舉,可謂落足重本。

interview_2012_pchouse_002

「每場觀眾的不同反應,給我不同的刺激,令我享受每場演出的過程。」
《洗燥》已經巡演多場,會不會令表演者產生倦怠?黃子華自有辦法在重複的表演中不斷尋找新的樂趣:從觀眾中尋找新的刺激和靈感。面對不同地域、不同文化背景的觀眾,他會收集當地的特色資料「接地氣」。現在不管走到哪裡,他很少會遇到冷場的情況,只是觀眾有的比較內斂,有的比較奔放,欣賞的方法會不一樣,但基本上他覺得,來看他表演的觀眾都很投入,當然,他會鼓勵大家來到現場不妨奔放一點,釋放自己,享受表演。

「有一日我穿着睡衣上台,都仍然會得到大家的歡迎。」
近年來越來越靚仔,是否有變成偶像派的嫌疑?黃子華戲謔道:「須知紅顏總是薄命,所以外表於我不會太介懷。」無論外在包裝如何,他自己始終覺得,即便有一日什麼造型都不做,「穿睡衣上台」,也仍然可以讓觀眾覺得精彩,因為他的表演是用內容來吸引觀眾。

「對我來說,不是因為很苦才會選擇做喜劇。」
做喜劇是否是一個很痛苦的構思過程?黃子華說,他的習慣是做完一個秀,就開始想下一個秀的創作。不斷構思新表演的過程,就是他理想的生活狀態。對他而言,創作的樂趣不在於企圖控制或影響他人,而在於挖掘自己所想,並將之用恰當的方法表達出來。他更透露,下一次的棟篤笑考慮以火星人為題材,給大家帶來全新的思維體驗。

黃子華推崇的慢生活方式
在過於追求數位和速度的當下,如何洗去輕浮暴躁的都市通病?不妨試試黃子華的私家「洗燥」良方:學會調節生活和工作的平衡,懂得忙裡偷閒,讓自己適當地「慢下來」,耐心地照顧一園花草,認真地讀一本好書,悠然地做一次遠足,關注心靈、環境和傳統,從容地享受生活中的點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