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子珊 黃子華 To Be or Not to Be

December 13, 2013 | U Magazine | 420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數年一會,難得播放黃子華的電視喜劇,偏偏遇上近月開/熄機的痛苦抉擇。To 開 or not to 開?

《My盛Lady》首周高開31點,這大概是港人最後答案。

人生三大矛盾,「搵食啫」,「犯法呀」,「我想㗎」,轉化成徐子珊口頭禪「真係㗎」,「點解嘅」,「你好叻呀」。子華呢?曾揚言若早預測到發牌風波,寧願不拍。「既然有一群人說「我哋唔開心」,我不如做第二啲嘢啦。」

結果,如常在幹他口中的無聊但好玩的事(拍劇),我們如常在看。當徐子珊說這是她第一部電視喜劇,黃子華明言,這是他最後一部。而這又是當事人另一個To be or not to be的人生選擇。

interview_20131213_001

點解係徐子珊配黃子華

「佢哋個期難度過我,分配到已經好好,而因為我只係得嗰個期,如果冇人得嘅說話……咁好彩子珊得,我就好榮幸了。」男方說。

「唔係,子華話佢返來拍劇,公司啲人全部吉哂個期畀你揀。」女方說。

U:U Magazine  黃:黃子華  徐:徐子珊

第一次正正式式拍愛情劇

U:第一次同子珊合作,佢港唔港女?

黃:唔港女,無論食嘢講嘢行步路都唔港女。我話佢係西洋麻甩仔,英文多過中文。有睇過佢部《跟踪》做得好好呀,又睇過佢一部劇嘅其中一集,喺條街度打拳。子珊除咗做得好,亦係娛樂圈入面其中一個最索的女人。我唔知而家各大網上論壇咩境況,但佢都應該係其中一個女神。都有好多女星係索,但佢有種西洋味。

徐:好難明,又索又麻甩。

黃:麻甩呢,即係佢入到廠會話:阿乜哥,你個女噚日冇事嘛?阿乜哥,你老婆生咗未呀?佢好似識哂成村人,然後問候哂又認得哂,個個噓寒問暖,我覺得只有圍頭嘅人先會喺咁。

U:子華都是高登男神第三位。

黃:咁係因為我都睇AV啫。我都唔明點解。

U:子華好似唔會老,由《男親女愛》到《My盛Lady》,拍盡TVB四代花旦都襯到你。

黃:由夏萍姨、羅蘭姐已經拍緊。又係喎,數數下蔡少芬又大過阿佘幾年,阿佘又大過子珊好幾年。因為幾個戲有啲唔同,今次係講愛情,之前幾個,愛情係好後尾先執入去。嚴格上對我來講,今次先係我第一次正正式式拍愛情劇。其實年紀都有考慮,你問我過多幾年仲會唔會同呢班後生花旦談情說愛?都窄窄哋。

女人冇愛情,好像冇咗個內臟。

U:點解會拍《My盛Lady》?

黃:因為睇中「盛女」呢個題材。覺得有社會性,而家基本上在香港甚至是大中華都好多;單身女性有別於以前,我都識唔少,她們的生活好有挑戰性,我自己年紀大一件事,我係對時間流逝冇乜意識,但身邊的​​女性她敏銳,過咗一日又覺得冇一日,然後仲未搵到另一半,又誠惶誠恐又有少少享受自由,每天都呢個矛盾中。
女性對愛情,相比起男性個意義大好多。男性可能都係繼續上下網做下男神又過幾年,對一個女性來講,好似沒了冇咗個內臟咁,好重要。
社會上的確有好多女士係孤獨終老,唔好話老,我戲入面個角色話搵個男人保你「安享晚年」,有啲人安享唔到咁點?但拍TVB喜劇都是合家歡,不能探到呢個地步。

U:子珊怕唔怕被標籤盛女?怕唔怕畀人覺得嫁唔出一定有啲問題?

徐:其實呢個只係選擇,我覺得我未搵到,that’s why我單身,唔選擇是但搵一個。

黃:男人叫荀盤,乜鑽石……

徐:女仔都有荀盤,我都係嚟㗎喎。

黃:你係「西洋索」。

U:子華呢?

黃:我從來喺傳媒方面都冇感情狀況,通常都係監生屈我,整個紋身係咪有情傷?我係冇呢啲!我睇愛情當然唔輕,我有諗過做一個棟篤笑淨係講愛情,我放眼望出去全世界每日有幾多人為呢件事被影響情緒?如果有個人唔受呢樣嘢影響,好明顯就係一個高人。

徐:你係咪想講你係一個高人?

黃:我唔係,我係男神!

黃子華說黃子華

談拍劇 ─ 最近睇到村上春樹,一句說話我好鍾意:「通常唔係無聊嘅嘢呢,好快就會厭;真係能夠令你唔厭倦嘅嘢呢,都係啲無聊嘅嘢。」好似食橙,點解你要食?你解釋唔到,食橙好無聊呀,但我日日都要食一個橙,我都講唔到理由。對我來講,拍劇就係無聊,但好玩。

徐子珊說徐子珊

談港女 ─ 我本人唔buy標籤,既然「港女」已經被標籤,我仲要誇大去演繹所謂的特徵,好難過到心理關口。最難一場是拍我着條火紅色裙在街頭搔首弄姿,這場戲說,子華要我向男仔頭王君罄示範咩謂之女人味,他說這正是現代女性慢慢喪失的本能,如果誇張一點可以令大家有反思。為了喜劇效果,就豁出去演啦。

誇張表情不是為誇張表情而去做。

U:子華咁有智慧,子珊有什麼領略?

徐:佢有時講嘢我明唔哂,個轉數要keep住好高所以好攰,前提係我好大壓力,大家對佢期望好高,所以我都希望唔好陀衰家,每次埋位都會打四圈咁諗點做更加好。

黃:今次比起我以前打四圈係打多咗。大家摸多幾圈呢個過程幾可貴,唔係一嚟就做,做完就下場。

徐:比之前heavy咗少少。

黃:一講感情佢就好嚴肅、會喊㗎!

徐:係,頭一個禮拜係咁喊。我唔知所謂喜劇要做到什麼程度先算啱,唔識控制。

interview_20131213_002

U:子華有冇做啲嘢令子珊舒服?

黃:有,其實一路拍時都有傾過。

徐:佢要救我,因為見我好似就嚟死咁,拍到就嚟癲,壓力太大,盡咗力又唔知啱唔啱,最大問題係覺得自己做極都唔啱。佢見我咁,就畀意見我,例如話:「誇張表情唔係為咗誇張表情而做,其實同正劇冇分別,只不過係喜劇情感要比平時再多啲。」我本身已經情感好複雜,加上情感又要誇啲,我仲唔癲?所以引致後來感情戲都澎拜咗。

U:面對咁crazy的對手,有乜感覺?

黃:我覺得佢咁有好處,總好過「我知係點」,但喺我立場做錯哂。其實點謂之好笑?我哋唔係有現場觀眾,拍嘢好沮喪,就好似成班度笑話,每人講一個,講完嘞,其他幾個無反應,咁點呀得唔得?側邊的人唔笑係好大鑊。我唔知道拍AV片嘅人喺側邊係唔係……都唔會嘛,做肉旦嗰個就慘嘞,「你哋唔係應該流哂鼻血咩?」同樣,做完喜劇要去諗啱唔啱是困難的。其實佢做得OK。

創作從來唔容易。喜劇我覺得差唔多。

U:最近熄機風波會否構成壓力?

黃:最初有嘅,但之後的包袱就來自係咪有啲嘢唔應該講?其實我好憎做宣傳,因為冇一個訪問我係唔後悔的,我一定會講啲後悔嘅嘢。

U:你講過如果知就唔會拍。

黃:邏輯好簡單,我做戲只希望觀眾開心,既然有群人話「我哋唔開心」,我不如做第二啲嘢啦。

徐:我從來都隨緣,當然你都做完套劇有人睇,但呢個世界變化莫測,唔好太執著。

U:當年《男親女愛》47點收視奇迹,會不會為香港電視劇質素唔好而平反?

黃:好唔好首先是有點數去證明,亦都可能因為時代,冇什麼可以平反,反而我想話,創作從來都唔係容易,特別係而家資訊咁爆棚的年代,你要創作吸引人去睇嘅嘢係難上加難,所以我贊成發牌,發牌有競爭,有競爭係咪一定好啲?都要大家努力先得,而競爭係咪可以令大家非常努力去爭取?如果唔係都唔得,因為創作冇包單,呢門生意同其他生意好唔同,創作唔係金錢可以買到,even中國、荷里活,好大製作話死就死,點解?就係製作的配合度是好天時地利人和。
我覺得應該爭取有發牌有競爭空間,但同時希望大家唔好睇輕創作,以為好容易。

徐:創作唔係一個人的事,我、你、編劇、導演、攝影都有自己睇法,咁多人去做,未必出到嚟就係你心目中所諗嘅,所以點解話而家比較隨緣?因為係好timing,唔係你諗就得。

U:大家都期待《男親女愛2》的發生,甚麼原因拍唔成?

黃:100集,好就夠。呢個永遠係喜劇,我哋成日講喜劇的重心是要識得幾時離台,識得幾時完,唔好不停,咁喜喜下就唔喜,所以我都有同佢講,呢個係我最後拍的電視喜劇。喜劇,我覺得差唔多。

interview_20131213_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