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停不下來 黃子華

January 2020 | Esquire HK | 073

他,只是金盆啷口,沒有金盆洗手。他只是不再以棟篤笑把歡笑與訊息傳給香港人,其實還有很多想法跟大家講,他說我們都沒有奢侈的餘地停下來。

interview_202001_esquire_005

香港地有幾多個黃子華?

老實說,要在娛樂圈取得成功,實力與運氣真是各佔一半。實力,子華的喜感、口才、娛樂性,大家都不容置疑,但運氣呢?你會覺得他是幸運還是不幸的一位?「喂,跟很多人比較,我當然無權說自己不幸!香港地有幾多個黃子華呀?」的確,稱霸香港棟篤笑廿多年,講笑講到做視帝,講笑講到成為香港人的「神」,真只此他一位。但我之所以會覺得他不幸,是基於他開始棟篤笑事業前的一番碰釘。「當年我一心矢志成為一位演員,偏偏編導、DJ、編劇等與拍戲有關的職業做足了,就是當不了演員。」子華回想並苦笑著,但他始終覺得自己不是不幸,只是年輕的錯。

「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是所有沒有父蔭的年青人都會經歷過的時光。年青時的我也『頭頭碰著黑』,不知何去何從,不知何處是岸,只得碰著釘地找方法處理自己人生。」

他現在說來好像輕描淡寫,但如果你有看過他首個棟篤笑《娛樂圈血肉史》的話,就知道年青時的子華是多麼不憤自己所遇到的不幸,只能以自嘲的方式向娛樂圈訴說這一切的不公平,這亦是當年他投身棟篤笑的原因,取笑完自己一番不濟後,就打算放棄。「年輕所遇到最難的,是要去肯定一個目標,然後追求,更難的是在追求的過程中,你才知道原來這個目標是達不到的,你應該怎樣做?更何況當年我想以『玩』來做職業,不是『做』演員,而是『玩』演員,你話死唔死?但我知自己做不了朝九晚五的工作,所以我頂硬上。」

《娛樂圈血肉史》令子華一夜爆紅,紅足廿多年,哪個香港人沒有袋著一兩句子華神金句?哪個香港人不期待子華神多說多幾句?「香港地有幾多個黃子華呀?」這句是多麼的霸氣,亦是他今天所得的成就的感恩。

interview_202001_esquire_002

假作真時乜都假

《金盆啷口》之後,子華就像退隱了似的,這兩年間香港經歷著風風雨雨,很多人都懷緬著子華神在亂世中如何一語中的,讓大家苦笑一番。但很多人說子華神金盆啷口的原因是市場因數,其實都不知真還是假。「這世界實在充斥著太多假消息,尤其近年社交平台相當發達,一傳十、十傳百絕非難事,以訛傳訛更是易如反掌,明明有些消息我一看就知道假到不得了,但你咪理,仍然有不少人很開心地相信了,真真假假在這個世界愈來愈分不清楚,甚至假得原來可以真得了,真的亦假得了……」其實子華近年忙於轉型,轉型由只用把口將歡樂帶給我們,改為想以導演身份,多元化地用另一個媒介把子華式的搞笑,具體地看到、聽到和感受到。

interview_202001_esquire_004

我們都沒有奢侈的餘地放棄

「我正在籌備的新戲叫做《乜代宗師》,是我相隔17年之後再次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裡面我所飾演的,是一個自以為武術宗師的人,但被劉心悠飾演的不敗女拳王於眾目睽睽下打倒,終於出現真真假假的糾纏。」不論是棟篤笑還是電影,子華總是有些訊息想帶給大家,而這些訊息都與社會現象有關,「近年我對真假這個概念很有感受,所以寫了這套電影。」

作為子華棟篤笑粉絲的我,不太想潑他冷水,有點尷尬地問了他一句:「為何不把這個訊息放到棟篤笑中?我想大家會比較聽得入耳。」他冷笑了一下:「其實做導演是我命運的一種完成,大家都知,當年我自編自導自演的《一蚊雞保鑣》擁有如此『驕人』的成績,我真想再以同樣的身分,做出好成績。這次在賀年檔期上映,應該會不錯吧?」他停了一停,補充道:「不過做導演真的好辛苦,我都不敢肯定自己會否願意再做下去,說不定真有一天復出回歸棟篤笑的世界。因為我相信沒有巨星退出是不復出的,可能有一日我也想證實一下自己!」我跟他都笑了起來,我知他在想甚麼……

interview_202001_esquire_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