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住矛盾上舞台

May 2016 | JET Magazine | 165

兩個人走在一起,就是有些矛盾位。不過當黃子華跟陳法拉站在一起,在產生矛盾前,先有大纜都扯不上的關係。

事實上,子華對法拉的認識,跟大眾差無幾,都是憑雜誌去認知她近況。至於法拉,又是跟我們差不多,只能從棟篤笑了解他的思維,甚至比我們更間接,因為她從未成功買過一張入場券,笑點都是隔住螢光幕傳過來。

直至前年合作電影《神秘寶藏》﹙未上映﹚,因為電影交匯,因為演技交流,才發現大家其實很相近,尤其對演藝研究的發燒程度,談之不盡,一見如故。於是一次合作未夠喉,決定作品未上畫先encore,但今次轉到上舞台,合演舞台劇《前度》﹙Skylight﹚。

一套得獎名劇,一對年齡相差廿載的前度,在一夜間重聚,矛盾不單來自世代,閒談間還泛起對愛情、民生、制度、人性等觀點上的對決,角色上充滿矛盾,寸步不讓。不過當長毛同主席都可以相安無事,最後一齊派聖誕禮物,便知矛盾都是一條戲軌,只要跟足劇本就可以開開心心上舞台。

先拒絕,後主動
子華認識的法拉,都是透過報章雜誌報道,所以重提合作前的印象,子華笑住憶述一件往事。「當年無綫找我拍套劇,說會由陳法拉做我對手,我話唔要陳法拉,佢結咗婚?!」好明顯子華搞錯了。至於一直痛恨未試過現場睇棟篤笑的法拉,卻因為等埋位,換來one on one的talk show機會。「如果套戲只在香港拍,相信大家相處時間會少很多,但那次去到荒島取景,大家冇得走,只有等,從而有大量時間交談。」子華也笑指這段日子,是他成世人跟人交談最多的一次,更神奇是,因為法拉對演戲研究長期處於發燒狀態,即使是第一日見面還未熟絡,交流已急不及待開始了。「我認識這麼多演技發燒友,也很少像她可以每句都在講演技。」每句都是,全因有你支持。「我都好少遇到一個肯陪我燒到40度的朋友一齊研究。」

既然啱嘴型,合作一次又點夠喉。一個機會,子華終於欣賞到一齣著名的英國舞台劇《Skylight》。餐飲業大王Tom,跟年齡相差20年的基層老師Kyra,發生一段婚外情。直至被太太發現,斷然分開。事隔數年,太太離逝,Tom的情緒令他兒子感到憂心,於是找Kyra幫忙,希望以另一份愛修補爸爸的失落。

「我好鍾意套劇,正好這對戀人的年紀就似我和法拉,於是便發口痕向正在紐約讀書的她提出,不過當時她好決絕地答︰『等我畢業先啦!』計番日子,即是要等三年。」男女關係就是要一收一放,大大個檸檬請完人吃,法拉卻因緣際會,看到戲團原班人馬在紐約公映,內心那顆種子作動,促使她入場觀看,看罷不單愛上,種子還發芽茁壯成長,於是反客為主,向子華舊事重提︰「你係咪有興趣?」

角色年紀跟自己相若,是原因但不是主因,劇本最吸引子華的,是背後帶出的討論,嘗試將社會上的矛盾收窄,「我完全認同該劇演員推薦這套劇時說︰『這部戲將愛情和政治配對得相當完美』。試想想將兩個年紀、世界觀有差異的人放在一起,還要是一對前度,然後背後在講社會主義、資本主義、精英主義等命題,幾種看似獨立的內容融合得好靚,同時又保留住英國人那份含蓄,能在不慍不火之間澎湃地講出問題。」法拉也喜歡這種寫實劇本,特別是人物描寫,「一晚之間表達了二人除了愛情,還有仿如親情、階級等關係。能夠有一部具安全感的劇本,正好讓我去擴闊自己演出的闊度。」

interview_201605_001

犧牲少少的共識
《Skylight》是1995年英國的舞台劇,2015年重演亦大獲好評,奪得Tony Awards 2015 Best Revival of a Play獎項。好戲自然多人爭,當子華準備洽談版權時,身邊朋友已報料催促他行動要快,因為據知香港已有數個單位感興趣。「由於劇目受歡迎,他們向申請者提出的疑問亦特別多、特別詳盡。當知道我會在一個多達一千人的場地演出(原版只在400人場館演出),而場數又這麼多時,他立即懷疑你有冇能力演咁多場呀?於是單是提交補充資料已經是一大叠,幾經轉折才得到原創者Sir David Hare的首肯!」

原版好睇,但要原汁原味地翻譯成中文版,又是另一挑戰,幸好子華認識香港舞台劇界的著名編劇莊梅岩仗義幫忙,還有自己從旁參與,總算確保文字轉換上沒有缺失。「有別於一般翻譯,劇本翻譯不是有幾多隻字就譯成幾多字,你要從劇本的脈絡和角色性格去看整件事。另一重點是劇中角色有其獨特幽默,怎樣去譯出他的幽默,而不變成黃子華式幽默,當中平衡點要取得好好。」事實上,香港舞台劇市場向來以喜劇最受歡迎,而子華向來揀選的劇目本身都有其幽默感,例如《男磨坊》、《咁愛咁做》。「只要跟足原著去演已經夠,太多反而會壞事,破壞本身的優雅。」

劇中內容,會由身分懸殊的兩位,帶出當時英國社會的貧富問題,並引申出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爭論。廿年前在英國出現的問題,香港今時今日正要面對。曾經以最自由的經濟體系為榮的香港,多年來凡事經濟先行的決策方針,已在社會上滲出大量副作用。「我們好容易忘記了冇資源的世界是怎樣,事實上部分基層根本冇資源到不能幻想甚麼是貧富懸殊,所以你提出貧窮議題,真係要將身段放到好低。近年經常談論退休保障,都是關注能否長遠維持,但在討論前,整個社會是否有個同一願景,希望減少貧窮人士數量。如果沒有,到頭來就只會各有各搞自己的數字。」子華認為最簡單直接的社會共識,就是你是否願意犧牲少少。「我絕對支持部分人犧牲一點,從而令大量貧窮人士生活得到改善。所以眼前樓價下跌我都好傷,但我還是想它再跌少少,讓多些人買到樓也是好事。」

interview_201605_002

找一點與自己相近
要演得好,角色的底蘊跟自己有幾分類同便事半功倍,法拉演的Kyra,性格倔強,現實中的她,也不遑多讓。「我認呀,我係有少少倔強!」(子華:我和議)Kyra出身自大律師家庭,受過高等教育,卻特意選擇去一間band 5學校做老師。她相信自己所做的事,並會不惜一切去證明自己。「這種堅持有點似我。」法拉的不惜一切,來自她本是位當紅女主角,毅然放低一切跑到紐約讀四年演藝課程,難怪子華都忍唔住追問一句:「有咩令你咁瘋狂,電視劇真係俾唔到這種實習機會?」「我覺得是自己問題,很多方面總覺得不夠時間和空間去探索,好想去到一個純粹學習的環境浸淫,24小時都浸在當中。起初都冇想過讀這麼久,但既然能夠考入這個課程,機會難得。四年看似很長,但對以演戲作為終身職業的我來說,其實很短,讓自己放個長假都是好事。」答得詳盡,只是子華未完全理解:「我想她的同學會好費解,她們來讀書就是想將來做明星,但你做緊明星就來讀書,哈……」

至於子華演的老闆角色,帶點傲氣,說話也具幾挑剔。「每個有趣的角色,都是源於角色本身有不少盲點,因看不到自己的缺點,從而繼續滿有自信,沒有理會別人感受。我本身對身邊人的反應都特別敏感,所以要我去演這種角色,就要好好收起平日的觸覺,過程是有趣。」要數最不理會旁人感受,《男親女愛》的余樂天可謂演活至登峰造極,這種大幅度收起同理心,又是否過癮至極?「絕對是!演余樂天那幾個月,是我這世人最開心的,一行出來完全不知羞恥,他的底蘊不單止要求自己開心,就連身邊所有人都一樣要開心,總之每日瞓醒就是開心。這是我自問不及的,但當時只要我見到班同事就自自然然會上身。」

速食與慢煮
兩位既是演技發燒友,也是舞台劇狂迷,法拉在上年暑假,便專登由紐約飛到倫敦逗留一晚,為了看一齣希臘的舞台劇,「好難得有機會睇到,因為是一部舊劇以新方式去重演,都想從中刺激自己。」至於子華最激情一次,是一心去英國看一齣舞台劇並已經訂了飛,但去到才發現隔蘺街正好有自己欣賞的男演員Mark Rylance(今屆奧斯卡最佳男配角得主)有劇上演,還要是最後一場,於是在極不願意之下,將原本的門票隨便贈予街上一位陌生少女,然後便向Mark Rylance邁進。「套劇全場用燭光做lighting,其實我看得不太清楚,但有些演員可以現場看他演出一次還是值得。」

對大眾而言,舞台劇是演技上另一層次,比起電視劇那種速食制度,要排練數個月,然後在台上一氣呵成兩小時冇NG,定必是一大考驗。不過對兩位過來人說,這不是考驗,是享受,相反電視劇要求的速度和密集式,才是真正考驗,尤其每日要演十多場戲,法拉感受至深。「我覺得最高層次是在電視台的訓練,每日收到十幾場戲通知,劇情時序又會跳來跳去,你不會知是在拍緊大結局還是第一集,每場戲排三次左右便roll機,其實更考演技。相反舞台劇有較多時間排練,能夠一次過長時間去演繹一個角色,是一種享受。」

黃子華
棟篤笑是給時代的一份禮物

今年要演舞台劇,明知年內再演棟篤笑的機會渺茫,但子華就在面前,總想他透露兩句關於棟篤笑的,當送個預期給大家也好吧!「我確實有在思考下一次要講的內容,近年都冇俾deadline自己,希望諗定個內容先去定日子。但世界轉變得太快,原本有些少眉目,突然Boom!發生一些好爆炸性的事,那些事甚至令成個香港軸心移動,方向又要轉變。」兩年前的棟篤笑《唔黐線唔正常》,就突然遇上87枚催淚彈攻擊,有三分一內容要重寫,對子華來說是好黐線唔正常,但觀眾一致讚好,唔黐線好正。「我不是每個show都講一些關於政治的話題,但如果再做,我都想好明白,點解香港不停有這些事發生?政府不去做份報告,但我都想為自己寫一個關於我的報告。作為在香港生活多年的人,真真正正的感受又是怎樣,如果以《哈姆雷特》講死亡來說,我是被帶到去冇人去過的地方,甚至全香港都冇人去過。」

interview_201605_003

人是喜歡刺激,昨日新鮮滾熱辣的事情,今日就拿到舞台上講,Like之餘,也被冠上男神之名。不過這份光環,沒有打亂子華的思緒運作。「這不是我想做的,坦白講,即時給予評論的工作,每一日有一萬個人做緊,亦好快就會被忘記,那些是藥水膠布,流血幫你止血先,或者是叉燒飯,你餓讓你飽肚先。我希望做的,是要經過時間梳理和沉澱,製作一份屬於這個時代的禮物給大家。大家都不知道明天會發生甚麼事,但我所追的不是將會有甚麼事發生,而是背後的脈絡是甚麼。經過那次經驗,再有同樣事情發生我會有心理準備,事實上那種創作有些地方做得好,有些地方不夠好,我有去檢討。」事情發展之快,實在叫人不及去梳理便要面對,但願那些突發事件可以按捺一下,即使要爆,都等子華定了演出日子先爆!

不單是排練時間的長短,劇本的質素也是信心來源,子華覺得演舞台劇的優勢,在於全球劇目可以任你揀,揀到合適為止。「其實我初入娛樂圈,野心好細,就是想有機會參與一些高水準演出,但你不能強求電視或電影每次都可提供一個高水準劇本給你。相比之下,舞台劇劇本大多經過千錘百鍊的演出,由莎士比亞名劇到中國的《雷雨》,有新有舊有前衛有寫實,劇本庫是最齊備,很多劇本又得過獎,具客觀標準,你總可以從中找到適合自己的,無疑是有質素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