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 佘詩曼 唔賀歲唔正常

February 2, 2018 | U Magazine | 636

賀歲片,演員層面,子華說有另一番象徵意義:「在香港,做唔做到一綫演員呢,睇下拍唔拍到賀歲片。」他是最貼地的港式幽默代表,卻未曾登大銀幕賀歲,「而家我都拍到,呢個標準要改。」又再自嘲票房毒藥……

《棟篤特工》是子華第一齣賀歲片,要唔要「回水」,未知;網民率先將焦點放在阿佘長腿與 trailer 金句。「我奉勸世人,唔好信網民。」他不只是一綫演員,他是神。

interview_20180202_001

「香港前景太悲,所以度不出笑話。」── 子華曾經咁講過,《棟篤特工》一度兩年,日日度,六個腦一齊震盪,長達五千幾小時的集體創作。「包括我加三個編劇、一個導演一個監製,我講緊呢六個人,日日用四至八個鐘頭,仲未計老闆蕭定一。」

U:U Magazine  黃:黃子華  佘:佘詩曼

I’m Chan

黃子華演港版 James Bond,「我只可以應承大家,《棟篤特工》是一套你不會覺得悶的喜劇,目不暇給得來又唔係亂嚟咁樣目不暇給。」同樣目不暇給的是,在電影海報中亮出半邊屁股的女主角佘詩曼。

U:創作過程痛苦嗎?

黃:非常痛苦,由搞 AI(人工智能)到決定唔搞 AI,連我要搶番公主隻狗都度過……

佘:他們最後交給我的劇本,已經是第十稿,心力交瘁。

U:為何選擇拍香港電影中較冷門的特工題材?

黃:監製有一日打給我,佢話:子華,我想你做特工,我想你拍 James Bond movie。我話得唔得呀,可唔可以做番低層次啲啲嘅角色,不如做偵探啦,大家周旋咗好耐,佢都係認為我有呢個身份去做 007。老老實實,我勁過 007,喜劇層面嚟講,我個角色「陳先生」勁過 James Bond。

U:「陳先生」有姓,冇名?

黃:構思來自占士邦 ── My name is Bond,James Bond!我鍾意到不得了,於是咁樣介紹自己:I’m Chan,Mr. Chan!神秘過占士邦。

佘:我在戲入面咁叫佢:陳先生,點呀!

interview_20180202_002

兒女私情 & 世界和平

子華有金句,《棟篤特工》金句 ──「世界一日未和平,我點樣兒女私情?」

U:你們發展了一段怎樣的兒女私情?

黃:100% 欺騙,一種特殊的職業技能,藉住欺騙感情達到世界和平,她不過是我手下一個倖存者。

佘:陳先生其實是個好人嚟。

黃:是一個好有趣的人,相信觀眾行出戲院都會討論,亦都值得深思,他在世界和平這個原則上決不讓步,在呃女人層面上又絕不留情,這並非一般占士邦電影的 formula。

佘:陳先生做好多衰嘢,成日話自己幾叻幾叻。

黃:戲入面有隻藥叫「High 到盡」,會令人做番最真實的自己,到底真實的自己跟你以為嘅自己,又係咪同一個自己呢……

佘:是哲學問題,好深奧,所以同子華拍戲要好集中,要好用腦,他失驚無神度啲嘢出來,我希望同佢升到。

U:例如度金句?

黃:戲入面有金戲情金演員金手指甚至金女郎,好坦白,我對戲劇的睇法,拍電影不是為金句,你們認為的金句,我其實唔覺有幾金。

佘:你把口講出來,就金。

負責任電影

由演藝舞台走進十八區院綫,由《前度》陳法拉換上《棟篤特工》佘詩曼,電影始終是子華眼中最艱苦的創作。

U:子華主理《棟篤特工》劇本創作,過程如何?

黃:喜劇最困難是 ending,場場都好好笑拍哂手掌,結局通常都唔 make sense,一般是到最後關頭打完佢,就乜意義都擺埋一邊。我希望大家會滿意今次個 ending。

U:陳先生設定為英國遺棄的特務,有沒有政治喻意?

黃:拍特務,最直接的聯想是 007,離唔開英國;等於要拍神怪片,一定是拍孫悟空,你鬥氣走去拍二郎神就搵自己笨,編劇絕對是聰明人。

U:作為邦女郎,阿佘的角色設定是保安局局長,有特別原因?

佘:角色設定一路改,由麻雀館老闆娘到江湖大佬阿嫂,最後設定我的角色是保安局局長,title 好勁,我估最大原因是我未演過。

黃:曾經度到佢不知幾花瓶,我話咁樣唔係幾好,唔係幾負責任喎,一部負責任的電影,唔應該有花瓶。我希望每個角色都發揮到喜劇作用。

interview_20180202_003

巨星

《絕代商驕》後,暫別七年,阿佘由拜金港女變成保安局局長,而她亦與市民一同見證,子華由人變神之奇妙過程。

U:事隔七年,對方有何改變?

黃:我好膚淺,只睇外表 ── 靚咗。

佘:子華就多咗朕味,男神味。

黃:我答呢條問題呢,有深思熟慮過,這個女人有咩改變呢?最大改變就是睇住佢由一個姐仔,變成一個巨星。在我班女郎入面有 Do Do 姐,我識她時已是阿姐,但我識阿佘時她仍在打在捱,如今已經獨當一面,那份自信是不同的。

U:性格呢?

黃:性格過多十年都唔會變,反而一樣嘢冇變,當年我跟她拍《絕代商驕》,並唔係大家平時睇劇見到的阿佘,到今次她演保安局局長亦是非一般的阿佘。

佘:子華七年前仲係人,而家就唔係人嘞。

U:子華點睇「子華神」這三個字?

黃:神多過人,等如西洋菜,西洋菜係咪真係來自西洋,no longer 是西洋。

人神論

西洋沒有西洋菜,賀歲片不能沒群星,豈只拱照,直頭強勁到射死 007。

U:群星是子華親自碌卡邀請?鄭秀文、楊千嬅、吳君如等等……

黃:我最唔想提卡士,唔想人哋來幫手呢,就靠群星嚟賣飛,我覺得唔應該係咁。原本諗住一個都冇,而家出到來幾得人驚,竟然有人夠膽去邀請,我係唔夠膽,監製夠膽,可能班群星都想拯救下我呢個票房毒藥,將我起死回生,睇下今次又得唔得。

U:新片,網民未睇先 like,怎樣分析你在網絡上零負評的現象?

黃:我奉勸世人,唔好相信網民。因為一個網民又係網民,一億個網民又係網民,你講網民對我的感受,一個網民定一億個網民呢?永遠統計唔到……我好鍾意 George Clooney 一句說話 ── 我冇大家想像中咁好,亦冇大家認為的咁差。其實都係人一個,我根本係人,子華人。

interview_20180202_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