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 我想跳出框框飛去火星!

November 20, 2012 | 精品生活 | 086
就如前年《娛樂圈血肉史2》一樣,黃子華旋風再次席捲廣東。明年1月1-2日兩場演出的門票一推出已被搶購一空。最近,主辦方宣布於1月3在廣州體育館加開一場,同時,黃子華還將於1月12日和18日分別登陸中山、佛山站。對於《洗燥》的話題是否足夠引起觀眾共鳴,子華很有自信地表示自己的棟篤笑非常「國際化」,「即使在香港,我也不是在講當地的東西,我未來計劃將一些可能屬於火星的想法帶給大家。」

「Chok不是好事,但天生麗質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談到棟篤笑《洗燥》名字的緣由時,黃子華坦言都幾經波折:「我首先是想叫『我在資本主義的日子』,但一聽起來就感覺和經濟、生活相關,後來又想了個『達死琶泥』,是英文『Desperate』的音譯,最後想到這次海報中拍了一大坨泥,讓大家明白到我們在這麼高壓的生活環境裡過日子,應該『洗燥』一下」。

這次會談到一些什麽話題?

談一下貧富懸殊的問題,大家買樓的問題,世界末日的問題啦,探討為什麽會這麼「燥」的問題。

是不是每個人都要「洗燥」呢?

如果你覺得不需要,那就不用,不過有空洗洗都是好事。通過幫別人系來幫自己洗,一大缸水沖下去,你有份,我也有份。

這次會不會有些廣州元素的橋段?

最多只可以加入0.1%,因為演出的篇幅已經夠長,臨時加入的東西要插入到原來完整的記憶力。其實我對廣州女特警射殺歹徒的新聞很感興趣,但不適合這個Show,我希望放到以後的主題裏面。(廣州也有一個「燥」的地鐵青年被老人咬耳事件你知道嗎?)哦!Good Idea喔!

你覺不覺得這幾年你變得越來越Chok(耍帥)?你在台上喝口水,觀眾都會尖叫,好像你變成一個偶像。

其實這件事情好「弊」!我不知道大家對於Chok的定義是否一樣,別人告訴我,好像Chok不是一件好事喔。因為對我來講,這是一個遊戲。這個問題問得很好,我自己仍然有個底線,就是有一天,我穿著睡衣上台,仍然得到大家的歡迎,我始終覺得我的表演是用內容來吸引大家。因為大家知道,紅顏總是薄命,外表的東西,我不是很介懷,但是我覺得這樣其實蠻好玩,因為天生麗質不是我能控制的。

「TVB無需打動我,我四五年沒拍戲了,仍然很有興趣」
這次《洗燥》演出長達三個小時,黃子華特別提醒觀眾不要遲到,晚上7點30分就準時開始,而且三個小時絕無冷場。在開場及中間休息時段,還將插播一段自編自導自演的短片《旋風腿》,可謂下足料,還特別找來好友影帝劉青雲,視帝黎耀祥客串演出。

為什麽這次會想到拍短片這個主意的?

其實我一直都想拍短片的,沒什麼原因,就是想拍。但是發覺拍出「禍」來,因為短片用了好多錢,並且用了我半年的時間去拍這個短片,又要找題材,都要「一腳踢」,因為始終不是一部商業電影,拍完之後發現和「洗燥」主題好相配,所以就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挺滿意的。

之前知道你和TVB談合作,那接下來會不會繼續發展喜劇,還是有新方向?

不做喜劇人家也不給你拍,如果接拍應該也是喜劇吧。(你會參與創作過程嗎?)一般來講不會,都是他們負責吧,我只是一個演員,只是一個喜劇演員。

兩年前你講過,做完《娛樂圈血肉史2》之後,就得罪了所有電視台,可能沒電視台找你拍劇,但是最近TVB誠意邀請你回去拍劇,現在怎樣?

我們還在談的,我覺得最主要的是,講真,不是講什麽打動,因為我自己仍然有好大興趣去作息,我上一次拍劇,算一算,原來已經四五年前了,《絕代商驕》,阿佘(佘詩曼)仍然這麼漂亮,那就趁我不太命薄之前,趕緊去演多一次。

「最大的樂趣是在構思作品的時候,自己都會忍不住偷笑」
距離上一次黃子華在廣州開Show剛好兩年,他曾在上一個演出中表示要閉關一陣子。談到兩年的『閉關期』做了什麽,黃子華笑言,「我沒做『棟篤笑』兩年,但並沒有閑過,期間做了兩個舞台劇,這是我意想不到的。我還去了一次峨眉山,很多人把我拍下來了(笑)。我出去旅遊,就是能讓頭腦休息幾天,回家又開始想創作。」

好多人關心你現在的生活狀態,你理想的生活狀態是怎樣的?

我理想的生活狀態,其實就是不停地想下一個秀。我並不把它當成工作,對我來講,我不做這樣東西,那我做什麽呢?我還能享受什麽呢?這就是我最享受的東西。

那下一個秀有什麽構思嗎?

我想做一個火星人的「棟篤笑」。(為什麽會想做火星人的Topic?)火星人的意思是能夠不做一般人的框框裏面,跳出來,可能是火星,可能是B34M恒星,怎樣能夠跳出來呢,這就有趣。

做棟篤笑最大的樂趣是什麽?

對我來說是一個有趣的平衡過程;如果我能講出一樣好好笑的東西,能讓觀眾爆笑的同時自己都覺得好笑,這才是成功!創作「棟篤笑」最正的就是構思的時候自己都會忍不住「眯眯嘴」偷笑。現在有時候我回想之前一些舊Show的經典句子,我還是會覺得好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