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 At His Best Awards

January 2016 | Esquire HK | 025

每次看見子華,都會覺得自己甚麼都不懂。他從來沒有明言叫你去思考,每次跟他見面,看著他舞台上棟篤笑表演故之然,但就連隔著電視,都會認真思考他講的每一句說話,好想盡一切了解他每句話語背後的意思,帶出的問題,或許這就是子華的MaHB。

曾經以為子華是那種孤芳自賞,不屑拿獎,不會出席任何頒獎禮的人,但訪問的第一句,就知道自己又錯了,「無論任何獎項都歡迎」子華笑道,可能尊重的出席一個場合,才是謙卑的表現。

成功的定義
「首先我最大的成功就是覺得自己不成功,成功都只是別人定義的,我仍在追尋的過程中」。那作為外人去定義,單是最近他幫《惜食堂》拍的那段宣傳片就非常成功,網上有很高的點擊率和被廣泛轉載。「有些很實質的成功,不是我心裡感受到的,不是一個很虛幻的感受而是實實在在的幫助到一些人。這令我覺得很開心。我很開心「他們」有這個成功。」

今次是他與機構的第二次合作,他指,幫助它們都只是純粹出於一個偶然,「其實我很怕做了慈善伶王,我反而覺得是講緣分。緣分到了,應該做又可以做的話,我就會去做。幫人或被幫皆是」。

interview_201601_esquire

關心個人
棟篤笑的題材永遠帶有諷刺時弊的味道,讓人覺得他是一個對社會有責任的男人,「我其實不是很關心社會,我是關心「個人」。我覺得一個理想的社會就是每一個人都能夠盡量去發揮他作為人性應該有的事。這無論是我做表演或其他事,希望能夠達到及能表達的感受。很多人又以為我對政治那些事沒有興趣,但其實我對政治影響到後面每個人的表現,很感興趣,這亦是人生中不知不覺間成為我的bonus。」

不想取捨
現時子華正為一個舞台劇進行籌備工作,在有限時間里他盡量安排自己的演出,務求做到不用取捨。「可能做一輪棟篤笑,又做一次舞台劇。如果時間適合的話,任何一類表演,我「錢夠」便會去做的。」

站在台上或者電視箱裡,子華經常都將快樂比給人,對於他自己,快樂又是甚麼?「我覺得,快樂無非都是做到自己想做的事。認識自己多一點,知道自己想做什麼,這就是快樂的開始。但當然,這從來都是最困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