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被鄭裕玲建議「整容」 自嘲「票房毒藥」

November 9, 2010 | 羊城晚報

《黃子華棟篤笑20年娛樂圈血肉史II》火爆香港紅館,明年1月來廣州、佛山獻演;本報率先為你揭開「笑點」———

連演八場的《黃子華棟篤笑20年娛樂圈血肉史II》11月2日晚已在香港紅館開鑼,場場火爆。而明年1月1日至2日,黃子華將把這台棟篤笑帶到廣州,並於1月15日轉戰佛山。前晚,羊城晚報記者前往香港先睹為快,率先為讀者揭開演出中的「笑點」。這次,黃子華不僅自爆與女星的吻事,更大膽觸及梁朝偉的「敏感部位」,甚至敢於將「整容」和鄭裕玲聯繫起來。

女星拒吻很「受傷」
黃子華大爆拍戲時的辛酸史,自嘲因外貌欠佳,曾被某女星拒吻,「她說因為宗教理由不可以接受,但過了一陣子,她卻與任達華拍吻戲!還好,我當時沒有問她信什麼宗教……」不過,他又大爆有女星與他拍擁抱戲嫌不夠過癮,主動要求改拍吻戲,還大叫「不要這麼快啦」、「慢點、放輕鬆點」、「你是不是從來沒有拍過吻戲呀?」

自嘲是「票房毒藥」
回首在電影圈的起伏浮沉,黃子華自嘲是「票房毒藥」。談起當年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一蚊雞保鏢》,他也不惜拿自己開刀:「死也要死在自己手上,有人說片名已經預測到票房;最絕的是還有人跟我說:『應該改名叫《一蚊雞棺材》!』意思不就是『抵死』咯!」

苑瓊丹慘變「姑姑」
黃子華又諷刺娛樂圈藝人坐冷板凳的現象,指娛樂圈里大部分人其實都在拍一部名叫《狠狠地等》的「大戲」。「『無人找』的可怕不同於失業,失業起碼有個儀式,而『無人找』是沒有人會告訴你無人找,沒有人告訴你要去找工作。有一個寫意的形容就是:一個懶洋洋的下午。」他說:「女演員最慘,還沒有做過『中女』,就已經變成了人家媽媽!苑瓊丹第一次跟我合作是演我的女友,在《男親女愛》裡已經變成我姑姑。如果再合作,我相信她會是演我媽,但是大家要知道,其實她比我小!」

鄭裕玲建議「整容」
鄭裕玲一直被疑曾經整形,黃子華偏偏曖昧地拿這個做話題。他自爆憑《男親女愛》一炮而紅後,曾被鄭裕玲勸說:「你現在已經很紅啦,好心你就修整一下自己的容貌吧!」他表示聽了這話之後十分受傷,「覺得好hurt,因為我已經修整過了」。

娛樂圈掀「道歉潮」
談起娛樂圈藝人「集體道歉」的怪現象,黃子華又搬出劉德華、蔡卓妍做文章:「娛樂圈的人都太健康,車震、偷吃、結婚都要道歉。連張子強和葉繼歡都不用道歉,我們誰有資格出來道歉?其實,車震應該跟車道歉,偷吃應該跟被吃那個人道歉。」他更直言自己絕不會因為被揭隱私而道歉。

影帝也要「脫褲子」
黃子華連影帝影后也不放過,先將梁朝偉、劉青雲、吳鎮宇一一擺上台:「演員在適當的時候就要脫褲子,好像劉青雲和吳鎮宇這兩個備受尊崇的演員,還不是曾經露出屁股在大銀幕上慢慢走?梁朝偉在《色,戒》裡不僅演漢奸,還要做中國國際鋼琴大師 ———『郎朗』啊!劇情需要就是要脫,最多給你一個好一點的化妝師,幫『敏感位置』化化妝,讓它面色好點。」

至於如何才能成為影后,黃子華就套用韓劇的悲情橋段說,必須「有車有瘤」——— 被車撞、患腫瘤,比如《歲月神偷》裡的吳君如和《心魔》裡的惠英紅都飾演極其悲情的母親。

黃子華:我說的東西半真半假

20年前,懷著一個「演員夢」的黃子華想以一場棟篤笑《娛樂圈的血肉史》告別娛樂圈;20年後,他已大紅大紫,隔幾年做一場棟篤笑,隔一段拍一部電視劇,生活自由而滋潤。回顧20年,黃子華表示:「成功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找對路子。」

笑料背後是現實
這20年間,黃子華演過電視劇、拍過電影、出過唱片,經歷過幾番成敗起落,但棟篤笑仍是他的最愛。「棟篤笑是我覺得自己做得最好的事,所以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他說,「在娛樂圈的20年,我都濃縮在這台棟篤笑中,算是對自己的一個總結和評價。很多年前,我就想做一台關於娛樂圈的棟篤笑,所以積累了不少素材。以前我一直覺得,做完這個20年的總結,就是我退出之時,不過現在,我又想要做到30年,不知道到時候會不會是一個結束。」

其實,在台上那些讓人發笑的段子背後,藏著更多的是辛酸和殘酷。黃子華說:「我說的東西半真半假,有些是自己的故事,有些是朋友的事情,有些是在街上或者網上看到的東西,我再加上自己的評論。我覺得,『娛樂圈的血肉史』這個題材應該能夠引起很多人的共鳴,例如裡面所說的一些女明星遇到的困境,男明星一樣會遇到,我只是想通過他們去反映現實。」

私下不會講笑話
香港著名才女黃碧雲形容黃子華是一個「殘酷的笑話演員」——— 在台上,他能貶低自己取悅觀眾,但同時也能自信囂張冷嘲熱諷。談起創作,黃子華常用「想爆腦」來形容。他坦言自己並不是一個有急才的人,私底下也很少講笑話,所以有什麼靈感都必須及時寫下來。而在這個棟篤笑開演前的一個月,黃子華還沒有想到如何收尾,他笑稱:「我還沒有死,所以不知道應該如何蓋棺定論。」對於棟篤笑最大的困難,黃子華認為:「其實講好笑的東西不難,講有意義的東西也不難,但是要將兩者結合在一起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一場時長兩個多小時的棟篤笑,黃子華不會事前彩排也不需要提詞器,他表示:「每次我都不會彩排,也不會找人來試反應,因為你對著一個人說和對著一萬個人說的效果是不一樣的,就像我對著你說一個笑話,在氣氛這麼緊張的情況下,或許你不會覺得好笑,而且每個人的笑點都不一樣。我也不會用提詞器,當然有時候也會忘詞,例如有時候看到觀眾即興的反應,我說著說著就不知道說到哪裡了,就會在心裡對自己說『快點回來吧』!」

U1819P28T3D3140817F326DT20101109173138

黃子華一個人一張嘴一台秀

U1819P28T3D3140817F329DT20101109173138

黃子華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