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 勝在不認命 賀棟篤笑廿周年《娛樂圈血肉史2》

November 4, 2010 | 經濟日報

20年前於文化中心劇場只百多位觀眾的演出,至伊館數千觀眾,到20年後今日的《娛樂圈血肉史2》,踏上紅館開四面台,總結其20年演員生涯,也是對抗人生命運播弄的宣言,令擁躉動容。

最難得是就算面對1萬2千個入場者,依然是以一支咪征服觀眾,有型到爆!

在第一集的《娛樂圈血肉史》,是矢志當演員卻夢想成空的黃子華,對命運不服輸的「血肉控訴」,《娛樂圈血肉史2》是20年來他當演員的回顧,以及對現在的總結,更藉演員的身不由己帶到人生課題,其實就是講追求夢想的故事。

他說一直幻想踏上紅館舞臺,但非開演唱會而是上金像獎禮台拿影帝,可惜自首集的《娛》,命途多舛,「我一炮而紅也一炮而沉,因為我專拍平戲。」並且因主演的電影票房欠佳,愈來愈少人邀他拍戲。

寧死喺自己手
幸好憑電視劇《男親女愛》人氣急升,同時招來兩個電影演出機會:一個連劇本都冇只得戲名,純為搶飲《少林足球》的粗製濫造作《武當籃球》;另一是自編自導自演的《一蚊雞保鑣》,結果選擇後者,「因為就算死,都要死喺自己手上。」可是拍攝《一》的飛車戲時卻發生意外,令一名武師險死,「有夢想與冇夢想嘅人的分別,係冇夢想嘅人會被人逼死。」而《一》電影高層想大肆修改影片,黃子華與對方拗氣,結果影片無聲無息上映,票房慘淡,求仁得仁,「有夢想嘅人」死喺自己手上。

於是沒有人再邀他演出,直到4年後有人請他拍戲,可是老闆竟當他面說:「人哋華仔偉仔就拍果啲,你就幫我拍呢啲。」可是一心抱「呢啲果啲精神」接戲的他,在拍攝「人生最後一套電影」時,被途人阿伯責罵阻住曬,20年前他在首集《娛》說,當臨時演員扮死屍時下雨,導演未cut機他不敢起身,結果被武指嘲笑:「乜你咁豬,落雨都唔識避!」20年後被罵阻住曬,「在藝術上,呢啲叫做有呼應有結構。」

但實際他有火,子華舉出有個四肢如火柴般瘦弱的男人應邀與一個女人打拳賽,子華分析賽事不論勝敗,「火柴人」的結果不是「蝦女人」就是「畀女人蝦」,都不划算,可是「火柴人」稱出賽的原因是「我鍾意打吖嘛!」火柴唔燃燒即係廢柴,故子華自稱「我就係電影界火柴人」,這已滲出今次演出其中的主題 – 不認命。

人生有得揀
子華自嘲作為演員唔夠靚仔,但也非問題重點,最麻煩是冇一個格,導演不覺得他像員警也不像古惑仔,而且「演員最大的『地心吸力』,就是當有一個形象之後,好難做其他嘢。」他自言「形象鮮明」,就是賤格、金魚佬、溝女,而從影以來演出最「反地心吸力」的角色,就是在大陸劇集扮演溥儀。

為演溥儀,他一個月減40磅並且得憂鬱症,可是劇集收視不理想,子華藉此帶出溥儀是個一生也自不由己的人,那麼到底人生係有得揀定冇得揀?是整晚主題的呼應。

他說人係有自由,可打破「人生地心吸力」,「如果我真係溥儀,中國現在可能仲有皇帝。溥儀小時候被宮女姐姐玩殘,攪壞身子,咁人哋想玩你,我畀你玩,最多我畀隻手你玩,玩還玩唔好畀人玩殘。」引伸到做人態度就是「有囉」同「冇囉」,成功的人說話不會帶個「囉」字,失敗的人說話總帶「囉」字,表現出態度的不肯定、不堅決、馬虎苟且。

做啲嘢
子華總結自己20年來的演藝事業到底是「有囉」同「冇囉」?曾經有人說他的棟篤笑已江郎才盡(相信他是指2003年的《冇炭用》),但「冇後路係最好的出路」,他自豪稱由千幾人的伊館做到紅館,全憑自己一手一腳打番嚟。

他總結做人要向羊學習:「老虎係嘩得就嘩,狗係吠得就吠,而羊就是咩得就咩。」人生是「做嚇做嚇會做到一啲嘢,你想做啲嘢係可以做到」,他感激「冇你哋(觀眾)我冇今日。」觀眾看住他由文化中心劇場、伊館做到上紅館,此話令人感動。

今次對人生思考的深刻及結構之複雜未及他對上的《越大鑊越快樂》、《譁眾取寵》,但娛樂性強,演出節奏之掌握更佳,依然屬精品。另一厲害是近年其棟篤笑宣傳取態很低調的他,今回紅館演出,宣傳比過往更低調,演出上也沒因為紅館而刻意加入歌舞、大型佈景,甚至刻意不唱歌、舞臺設計力求最簡單,純以一支咪,演出係「果啲」而唔係「呢啲」的棟篤笑,是場膽大同時藝也高的精采表演,注意,我係話精采,唔係話都精采囉!

演員之痛
子華講20年演藝經歷,不免談到演員本質及無奈。他說現在藝人「太正常」,拍拖、結婚都要向公眾道歉,但張子強、葉繼歡都不用向公眾道歉。他指演員飾演賊人並非常成功,某程度看是「打劫咗個賊」,可是「打劫咗個賊」都唔使道歉!

子華說演員的專業本是玩弄自己的感情,所以演員都喜歡演傷痛的角色。「一個女人最痛是喪子之痛,死老公只不過係Giordano,死個仔先係LV,所以吳君如收唔足錢都要拍《歲月神偷》,因為套戲死咗個仔,做咁耐演員,幾大都要拎番個LV。可是,明明生活上已有好多Gucci、Prada。」

他由此帶出惠英紅在金像獎得獎時稱,曾經風光,可是突然間不知為何沒人再邀她拍戲,這與子華講他冇人找其拍電影的無奈相呼應。「失業都有個儀式,你好清楚自己要搵工,但冇人搵係冇人話畀你聽。」演員如溥儀 – 身不由己。

金句節錄
《娛樂圈血肉史2》的8場演出爆滿,現節錄部分抵死對白給買不到票的讀者,將入場觀眾不想影響觀賞趣味,建議看子華臺上親身演繹。

1. 《男親女愛》後DoDo同我講︰「你依家好紅,執嚇個樣啦!」呢句說話好hurt,因為我已經執咗!

2. 周星馳在拍《少林足球》時,有人搵我拍《武當籃球》,要遲嚟先上岸,結果我冇接,因為我怕從此被叫阿Tom,複姓頭啖。電影圈係搶拍,你拍《詠春》我就拍《詠秋》,仲會有《少年詠秋》、《兒童詠秋》、《詠秋翻生》;你有《一代宗師》,我拍《一代醫師》、《一代髮型師》、《一代炒粉絲》!

3. 我畀影評人話濫拍,我10年只拍幾部都叫濫拍,即係對住啲非洲貧民講:「乜你咁為食㗎!一個月食成兩餐。」

4. 如果我係差人使乜問人拎身份證查?應該問:「你住邊?買定租?買嘅?咁一定唔係香港人,香港人邊度有錢買香港樓㗎!」

5. 華仔偉仔就拍果啲,你就要我拍呢啲,所以華仔偉仔嘅票房係果啲,我就係呢啲。

6. 香港出色嘅演員都除過褲,梁朝偉在《色,戒》演漢奸同鋼琴大師「郎朗」。套戲上映時有記者問我︰「你覺得你有冇資格做戲中梁朝偉個角色?」你咁問係覺得我唔似漢奸定冇「郎朗」?演員只要劇情需要就可以除褲,所謂「郎朗」不怕紅爐火,我只有一個要求,就係化粧要化得佢好好睇睇。

7. 女演員生命好短暫,我第一次同苑瓊丹拍的時候,佢做我女朋友,拍《男親女愛》,佢做我姑姐,相信下次有機會同佢拍,佢會做我老媽子。